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五章 虚惊一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锦州城下,攻守的双方都在磨刀霍霍,一方决意要将锦州城一鼓而下,另外一方则想尽办法,期望能撑久一点,能多撑几天便是几天。

    宁远城内,却仍然是一副太平景象。建奴南下的消息此时还没有传来,加上如今已经接近年关,城内众人正准备欢庆新年,自然能有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督师府内,这些天袁崇焕也正在大宴群客。随着时间越来越靠近年关,前来送礼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紧要。

    刚进正月,自己便把五十万两银钱分别送去京师的靠山们。这些靠山自然也会意思一下,纷纷派了亲信前来回礼。虽然这些回礼值不了几个钱,不过来人都是靠山们的管家、子侄一流。袁崇焕自然要借机交际一下,希望这些人以后能多多在自己靠山面前说说自己的好话。

    这天中午午宴之后,酒足饭饱督师大人便坐在府内的大厅之上,旁边一堆大小官员,陪着闲聊。如今这种时节,离封印还有几天,衙门中又没有了公务。官员们得闲之下,自然要来袁督师座前应酬一下。这种场合,当然也少不了程本直以及梁稷这些文人。

    官员们一个劲的拍马,变着花样奉承着督师大人。程本直等文人则时不时的凑趣,抛出一两个笑话来。不管好笑不好笑,厅内官员们都会附和着笑起来。被这些笑声所感染,袁崇焕一个下午都是笑口常开。

    也不知道谁讲了一个笑话,众人正在开怀大笑呢。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急匆匆的跑进一个亲卫。厅内众人见到亲卫火急火燎的样子,心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于是一个二个的都安静了下来。

    亲卫进了门口便跪在地下,开口禀报道:“大人,锦州急报,右屯急报。建奴大军尽出,前锋已经到了锦州城下。”

    厅内大小官员听了这个消息,一个个都是大惊失色。建奴围了锦州?又要打仗了?也不知道宁远会不会出兵?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大厅内开始响起了嗡嗡声,官员们低声交谈起来。

    中午的酒宴上喝了几杯,袁崇焕原本已经有了几分酒意,被亲卫的这番话吓了一跳,体内的酒份化作了冷汗,全数流了出来,人也清醒了几分。

    强压住自己颤抖的双手,袁崇焕强撑着对着下面的官员们开口道:“都回去。此事不要到处宣扬,总之一切过了年再说。”

    官员们朝上面拱了拱手便往外退去。见到袁崇焕说的是“都回去。”程本直、梁稷二人也只能提腿往外走去。亲卫没得到吩咐,照旧跪在地上,等着大人接下来的命令。

    袁崇焕却突然反应了过来,自己把官员们赶走便是想和谋士们商量对策,如今怎么把谋士们也赶走了?便赶紧在台上开口道:“程先生、梁先生留一下。”

    早知你会如此,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找咱们这几个谋士商量对策。程本直便同梁稷两人停住了脚步,走回了厅内。

    待到大小官员走光之后,袁崇焕便对着程本直、梁稷开口道:“二位先生,如今可如何是好?建奴竟然年前就来了,咱们什么准备都没有,这下如何是好?”

    见到台上大人失态的样子,亲卫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戳聋自己的双耳。如今大人的丑态被自己看到、听到,可不要事后杀人灭口才好。自己的同伴里面可是已经有几个死的不明不白了,自己可千万别步他们的后尘。

    梁稷同样吃了一惊。

    程本直心里却大喜,大汗终于出兵了。

    见到袁崇焕的形状,梁稷便赶紧开口道:“大人,当务之急便是问清锦州的情形,如此咱们才好计较对策。”

    袁崇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便回头对着亲卫开口道:“到底是何情形,还不说来?”

    亲卫连磕了数个头之后,便开口道:“回大人,小人也不清楚。半柱香之前,锦州、右屯先后派人前来告急。”

    梁稷便上前一步,对着亲卫开口道:“来人何在?”

    亲卫见识梁先生开口了,便回答道:“两批人马如今都在府外候着。”

    梁稷便开口道:“速速叫进!”

    亲卫听完此话,便抬头看着袁崇焕,等着袁崇焕的反应。

    袁崇焕挥了挥手,亲卫会意,便退了出去。少顷之后,便带着锦州、右屯两处告急的人马就走了进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