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考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哈哈,可抓着你了!”刘过拦腰将芄兰抱住,得意地大笑,芄兰用力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不禁急的满脸通红,又羞又急道:“阿郎,你快放开!”

    “不放,好不容易抓住的,怎能轻易放开。”刘过嘿嘿笑着,抱的越发紧了。

    上次文婉服毒,刘过被她的痴情感动,也真正意识到了不知不觉文婉已经走进了他心里,刘过便接受了这段感情,和文婉成了真正的夫妻,而文婉早就看出刘过和芄兰不是单纯的主仆关系,于是主动撮合两人,芄兰对刘过早就芳心暗许,而刘过也喜欢芄兰的温柔娇媚,于是半推半就地就收芄兰做了妾。

    所以这段时间,刘过既远离了朝堂的斗争,又能在家里享受齐人之福,日子过得实在是逍遥不过。今日他休假在家,见已经成为小妇人的芄兰娇艳妩媚,仿佛是成熟的水蜜/桃般迷人,反正闲来没事,旁边又无别人,便彻底解放了自己的兽性,决定试一试白日宣/淫的滋味。

    当时芄兰正在给刘过整理被褥,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大吼,惊讶回头,就见刘过把手中的书一扔,像一头发情的公鸡似的扑了过来,芄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躲开。

    刘过一把扑空,见芄兰已经让到了一边,一时玩心上来,便又向她追了过去,芄兰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于是两人就在卧室中玩起来追赶游戏,不过一来屋里毕竟空间有限,跑不开,二来芄兰也没真的打算甩脱刘过,所以不多时就被刘过捉住了。

    温香软玉在抱,刘过忍不住一阵悸动,低头向芄兰光洁如玉的脖颈吻去,芄兰害羞道:“阿郎别,被人看到了不好。”

    刘过头也不抬道:“这是你我的房间,谁没事了来打扰我们。”

    话音刚落,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咳嗽,刘过连忙松手,就见文婉绕过屏风走了进来,芄兰见和阿郎调情被主母抓了个现行,越发羞得无地自容,刘过脸上也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文婉埋怨道:“这都快中午了还不见你大官人现身,妾作为女主人来看看怎么了?”说完自己先噗嗤一声笑了,才说明来意道:“外面有个自称是你故友的人来见你,我让下人安排他在客厅里等着了。”

    “故友?”刘过皱眉道,“他有没有说叫什么名字?”

    “听下人说好像叫什么毕渐。”

    “毕渐?”刘过思索了片刻才想起这么个人来,两人曾经在江宁有过数面之缘,那时他还曾来刘过家里拜访过,没想到现在又来了。

    刘过吩咐人换衣裳,出去客厅见毕渐。一年多不见,这家伙还是那的么帅,身材颀长,眉目如画,长着人人羡慕的隆准美髯。刘过满面春风地作揖道:“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毕渐连忙回礼道:“是学生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两人客套了几句,分宾主坐下,刘过微笑道:“上次江宁一别,也有一年多了吧,不想今日在东京也能相见,毕兄此次来东京,可是为参加今年的大比而来?”

    今年是科举年,不久前刚举行完礼部的礼部试,再进行一场名义上有皇帝举行的殿试便结束,如今刘过也算是儒林领袖,学术宗师之一,来参加考试的举子中有不少是他的粉丝,所以这段时间来拜访他的举子很多,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毕渐虽然年龄比刘过还有长几岁,但是处处以弟子自居,闻言忙恭敬地道:“正是,学生正是为参加科举而来。”

    “听说昨天礼部试的结果便已经出来,想必以毕兄的大才,必定是榜首有名吧?”

    毕渐不卑不亢地道:“侥幸获得二甲第六名。”

    “哦。”刘过喜悦道:“恭喜毕兄了,从此以后,毕兄当如红鹰展翅,可以一展胸中抱负了。”

    “刘学士谬赞了。”毕渐心中不肯定道:“虽然侥幸过了礼部的礼部试,但是还有一堂殿试,结果如何现在还不知道呢。”

    “殿试只影响举子的名次,不会再辍落举子,毕兄大可不必担心。”刘过安慰他道。当然,他说的只是一般情况,殿试中被除名的举子也不是没有,刘过名义上的父亲刘直就是一个,当然这时候没必要说出来。

    毕渐忧心忡忡地道:“若是不能获得一个好一点儿的名次,就算能考中,也是被发配边远州县,想要施展平生抱负,恐怕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刘过微微皱了皱眉头,在他的记忆中,毕渐不是一个悲观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