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赵煦的反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赵煦发泄完了,转头见刘过还站在一旁,不由得怔了一下,群臣同进同退,抱团和他硬抗,刚才群臣向他发难时刘过不说话也就罢了,现在大家都退走了,只有他还留下来,这让一干非友既敌的大臣看来,无疑会认为刘过和他们不是一条心,将刘过孤立,这对刘过是大大的不利。

    “刚才刘侍读为何不发一言?”赵煦询问道。

    刘过拱了拱手道:“臣口才不及众臣,刚才群臣向官家责难时,无力给官家辩护,可是臣知道官家心里难受,陪官家一会儿还是做得到的。”

    赵煦听得心中感动,心道:“这才是真正的忠臣啊,不像刚才的那些老头,一个个表面上大义凛然,刚正无私,其实不就是怕新党崛起后他们这些旧党的头头脑脑都靠边站,失去手中的权力罢了,说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不过一个个都是为了个人的一己私利。”

    刘过之所以不跟群臣同进同退,一是旧党失势已经是必然,没必要跟一群注定倒霉的人遭殃,二是他确实不认同旧党那种凡是新党支持的我就反对,凡是新党反对的我就支持的做法,不管是新法旧法,只要有益于国家、有利于民族百姓,就没必要分那么清楚这法是谁制定的。不料在赵煦看来这是刘过坚定不移的忠于他的表现,也算是无心插柳了。

    刘过不愿意让赵煦认为自己只是坚定的皇帝派,却没有自己的主见,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也是自己表明政治立场的时候了,所以他长揖一礼,慎重地说:“不知官家可否还记得,臣曾经说过,国朝建极于战乱频繁、民不聊生的五代乱世,得享百年太平,这和祖宗家法是分不开的,所以,祖宗家法有其积极的一面,对这一面,我们要继承发扬,不能一概摒弃。同样,国家发展至今,问题也不少,一味守旧,不知变通改革,同样不行。所以臣认为官家治理国家,不应该以新法旧法区分、也不应该把大臣分成新党旧党,凡是顺应时代、有利于增强我大宋国力,有利于社稷,有利于我百姓的,哪怕是太皇太后制定的,就应该执行,同样,凡是不利于国家社稷百姓的,不管是新法旧法,都应该摒弃。官家应持公正之心,以国家民族利益为出发点,去考虑问题。”

    赵煦有种震耳发昏的感觉,隐隐约约记起一些旧事,想到当初太皇太后垂帘,自己这个天子几乎只是个摆设的时候,刘过冒着得罪太皇太后的风险站在自己这一边,现在自己亲政,一心想要向旧党和太皇太后报复的时候,他又站出来,告诉自己太皇太后未必全错,要让自己站在一个君王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这分胸襟气度,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啊。

    赵煦细细思索着刘过的话,越想越觉得他是为自己这个皇帝、为大宋这个国家,为普天下的百姓考虑,而不是和朝中那帮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样存了什么私心,也就越发感激刘过。激动地握住刘过的手说:“刘侍读忠心为国,朕一直都知道,朕也保证,不管是什么时候,一定不会辜负刘侍读的一片赤心。”

    两人四目相对,大有两情若是久长时,直到天荒地老的意味,刘过被自己心中的念头恶心的一阵反胃,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

    两人凝视良久,赵煦才问:“刘侍读觉得,当前形势,朕该怎么处理。”

    刘过收回目光,说出了四个早就准备好的字:“当破朋党。”

    赵煦细细咀嚼这四个字,眼中越来越亮,大喜道:“不错,群臣之所以可以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们结党,一旦破了朋党,朕便不怕他们了。”

    ※※※※

    第二天,刘过正式赴太常寺担任太常少卿,临去新单位前先去宫中向皇帝谢恩,刚进左掖门,就见门后广场上站着一老臣,却是右相范纯仁。

    刘过拱手道:“大冷天的,范公在此作甚?”

    范纯仁意味深长地看了刘过一眼,缓缓道:“等你。”

    刘过诧异道:“等我?”

    范纯仁点了点头,问道:“官家下诏提拔内侍乐士宣等六人,改之听过此事否?”边说边凝视着刘过的眼睛,观察他表情变化。

    刘过一听就明白了,乐士宣等人不过是宫中的普通宦官,本身无足轻重,关键是他们的身份,这几人皆是李宪、王中正、宋用臣等人的徒子徒孙,而李宪、王中正、宋用臣等人在神宗朝用事统兵,权势震灼,是宦官中的新党,神宗死后,太皇太后垂帘听政后,对他们自然不会手软,贬官的贬官,流放的流放,作为他们的徒子徒孙,乐士宣等人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现在赵煦借着提拔乐士宣等人官职,一来这些人都是宦官,在大臣眼中无足轻重,提拔他们不会引起大的反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