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高傲的王小娘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噼啪——”烛台上的蜡烛溅起几点火花,烛光明亮了几分,只是与越来越明亮天色比起来,小小的火光显得还是暗淡的多。

    刘家的花厅内,文家的人或坐或站,使原本十分宽敞的屋子都显得有些逼仄,有个刘家的下人站在门口往里面瞄了一眼,见文家的人都面色不善,忙又识趣地离开了。

    文家的人显得有些精神萎靡,这也难怪,是谁大半晚上都赶了老远的路,又熬了一个通宵,精神都不会好的。

    偌大的花厅中,只有胡御医显得很兴奋,能和德高望重的文老太师坐在一起,胡御医还是有些激动的,时不时地和文彦博说几句话,文彦博虽然心情不好,但是对救活自家孙女儿的胡御医还是十分和气的。

    这时,胡御医又说了几句话,大意是安慰文彦博文婉已经度过了危险期,请他不用担心,文彦博虽然还不能完全放心,但是闻言还是老怀大慰,心中轻松了不少。

    文彦博点了点头,说了几句感谢胡御医的话,一抬头,看到刘过满脸憔悴的走了进来,文家的人顿时来了精神,文及甫迫不及待道:“怎么样了?”

    刘过露出一个疲倦的笑容,道:“岳父放心,婉儿已经无碍,这会儿刚刚喝了粥睡下了。”

    文家的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刘过吩咐下人给众人准备热水洗漱,又安排厨房备早点,文彦博黑着脸道:“不用了。”目光威严地扫过他的子子孙孙,吩咐道:“没你们什么事了,都回去吧。”

    文家的人虽然觉得熬了一宵连个早点都没混到未免有些寒碜,可是老爷子发话也不敢违逆,只好乖乖地回去。

    其他人一走,文家的人就只剩下了文彦博和文及甫夫妇,文及甫的妻子黄氏迫不及待地去看望女儿,现场就只剩下了三个男人。

    文彦博指着刘过的鼻子道:“我不管这次是因为什么原因,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要是再有下一次,老夫扒了你的皮!”

    刘过连忙打包票:“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文彦博沉着脸哼了一声,见刘过唯唯诺诺地站在一旁,与平时的风神俊逸判若两人,淡淡地吩咐:“坐下吧。”

    “是。”刘过心中有愧,只好又毫无脾气地在下首坐下,谦虚的就像是遇到敬畏的老师的小学生。

    “听说你推辞掉了中书舍人的职务,主动给官家要求要跑去做太常少卿?”刘过以为这时候文彦博就算不质问他文婉服毒的事,也改说说家事,没想到文彦博一开口说的却是他工作上的事情。

    “是。”惊讶归惊讶,刘过却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回答,小声解释道:“孙婿认为,孙婿入朝时间太短,资历经验尚不足,贸然担任要职,不仅会招惹人非议,还恐辜负官家重托,办砸了事。”

    “一点儿担当都没有,还怎么成事!”文彦博不悦地训了刘过一句,道:“为人臣子的,凡事应当以国家社稷为重,怎么能事事都把个人荣辱放在前面?”

    这话刘过不敢苟同:若是连自己都玩完了,还干的了什么事?不过身份摆在那儿,刘过可不好意思直接顶撞文彦博,只好口不对心地回答了一声“是”。

    文彦博犹豫了以下,缓缓询问道:“听说朝中有人暗中给官家上书,提议恢复王安石的新法,可有此事?”

    刘过眼中闪过一丝警觉之色,很显然邓温伯密奏绍述的事情旧党的那些大佬已经听到了风声,只是还不能肯定,所以才请动文彦博出面向他这个官家的心腹证实。

    一旦绍述,则预示着新党的重新崛起,对旧党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难怪连文彦博也要坐不住了。

    虽然从私人关系上讲,文彦博是文婉的祖父,也便是自己的祖父,自己对他应该知无不言,可是两人身处官场,刘过必须从自身的立场上来回答他这个问题。

    “自是暗中给官家上书,孙婿自然也不知道。”刘过稍一迟疑,便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地回答。

    “官家没有对你说起过此事?”文彦博依旧不死心道。

    刘过这次不用回答,文彦博以忠臣自居,这种打听君主私密的事情绝非一个忠臣所为,所以刘过不用直接回答,他只用诧异的目光盯着文彦博,文彦博便问不下去。

    果然,一对上刘过诧异的目光,文彦博那张老脸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红,赧然道:“老夫也是随口问问,并没有打听官家私密的意思。”

    刘过替他圆场道:“爷爷是功勋卓著、德高望重的君子,孙婿绝没有怀疑爷爷品行意思。”

    当着自己的孙女婿干不道德的事情,还让对方发现了,这让好面子的文老太师脸上有些挂不住,向他打听密奏的事情再说不出口,这个话题只好就此打住。文彦博又叮嘱了刘过几句要夫妻和睦,好好待自家孙女的话,便带着文及甫夫妇告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