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逆天妄为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唐攸被殷展按在卧室里亲热了很久,最终累极而眠,不过他睡得依然不沉,大概一个时辰后就醒了。殷展被落魂殿的人叫了回去,在他枕边留了纸条。他看一眼,收好,穿上衣服出去了。

    乐正逍已经回来,正在给他的白绒兽梳毛,此刻听见脚步声便抬起了头。

    白绒兽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虽然被吓过,但还是乐颠颠地跑了过去。

    唐攸低头看两眼,抱了起来。

    乐正逍很激动,深深地觉得弟弟终于不用再惦记烤自己的白绒兽了,对他招了招手,目送他走到身边坐下,思考几秒问:“我听殷展说你们要成婚了?”

    唐攸说:“嗯。”

    乐正逍看看他的神色,总感觉还是有些安静,问道:“父母还在闭关,不知能不能出来,是你去说,还是我去说?”

    唐攸沉默片刻:“大哥。”

    乐正逍:“嗯?”

    唐攸问:“命数是不是一定会应验?”

    “应该,”乐正逍听殷展走之前说了弟弟的事,他先前便一直在担心弟弟若不是殷展的命定之人会受伤,可经过这几年的观察,他觉得没什么问题,想了想说,“所谓命定之人是一定会遇见的,不是殷展不去照菩提镜就行的,我看殷展对你的感情这么深,你八成是他的命定之人,与其一直这么在意,不如就让他照一照,也能彻底消除疑虑。”

    唐攸垂眼捏着白绒兽的小爪子,没有开口。

    他们都以为他是怕殷展照完镜子后不是他,所以才会不安,而事实上他已经确定自己不是殷展的命定之人了,不然菩提镜为何能给出一个无解的答案,若他的命定之人就在冥界,又怎么能是无解?

    他也不想在意,他也一直相信着他和殷展的感情,可殷家人形容对命定之人的感觉的那些话还是让他有些动摇。若未来真的有一个人出现在殷展的面前,并且殷展不可抑制地被对方吸引,他再苦苦纠缠,那也太难看了。

    乐正逍看着他:“小泓?”

    唐攸说:“我想想。”

    乐正逍便又回到了先前的话题,问他要不要去找父母。唐攸思考一下,决定等定下日子再说。乐正逍点点头,问道:“你是在家里多住几天还是去找殷展?”

    唐攸自然是要去找殷展,不过他没有立刻走,而是先去父亲的书房里转了转,一直待到傍晚才去落魂殿。

    殷展这时刚刚忙完,见到他便把人拉进怀里抱了抱,告诉他等忙完这段日子便回家和父母商量婚事。

    唐攸不由得问:“如果他们不同意呢?”

    “不同意我也娶你,”殷展扳起他的下巴亲了一口,“这事你不用费心,都交给我,嗯?”

    唐攸看着他,嗯了一声。

    殷展牵着他的手:“走吧,想吃什么?”

    唐攸说:“都行。”

    殷展于是吩咐大厨炒了媳妇最爱吃的菜,陪他吃过饭,拉着去外面慢慢散步,晚上则揉进怀里亲热一番,顺便耍个流氓。

    生活仿佛回到了往日温馨的样子。

    殷展的行动力一向很强,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便开始着手准备婚礼的事。唐攸听他询问自己的意思,说了句都行。殷展挑眉:“别都行,这可是咱们的婚礼,说说你的想法。”

    唐攸看了看计划书,问道:“你要把洞房设在九川上?”

    殷展愉悦说:“嗯,这样不只能阻挡一大部分闹洞房的人,对咱们还很有纪念意义,一举两得,多好啊。”

    唐攸无言以对,半天只憋出三个字:“……弄张床。”

    殷展立刻笑了,把人抱进怀里舔了舔他的耳垂,压低声音玩味问:“不喜欢野战?你先前可是一副爽得不行的模样……”

    唐攸面无表情按住他的脸推开了。

    殷展抓住他的手亲了一下,被这个话题勾得有些心痒,忽然很想看媳妇动-情的神色,便将人抱回了卧室。唐攸一向抗不住他的挑-逗,很快缴械投降,把自己完完全全交了出去。

    夜渐渐深了。

    旁边的呼吸均匀有力,彼此皮肤贴着,既温暖又甜蜜。唐攸睁开眼,借着外面微弱的烛火打量殷展。这个男人长得很英俊,熟睡时完全没有或高傲或流氓的味道,而是显得特别安静,很是吸引人。

    他看了很久,伸手摸摸脸。殷展若有所觉,收紧手臂,把人又向怀里揉了揉。唐攸微微闭住呼吸,见他没有醒,又看了一阵,这才重新闭眼,但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越幸福,他就越不安。

    只要想起那位尚未出现的命定之人,他便觉得头顶时刻悬着一把刀,这段时间好像是偷来的似的,每日都活在“不知何时会失去殷展”的巨大的恐惧里。有时他会想,不就是一个人么,这世上谁离了谁不能活,可每当想起会有一个被命运安排好的人空降在他们中间,他就特别想杀两个人。

    再这样下去,今后只要有生人靠近殷展,他便会想砍了对方,长此以往,总有一天他会变得连他自己都厌恶。

    天命为何?

    这个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既然活着,便不能白活这一遭。

    殷展说要尽快处理完手边的公务就当真很快,只用了三天便拉着媳妇回殷家了。

    想当然,他的决定遭到了反对,不过殷父了解儿子的脾气,见儿子这一回是铁了心要结婚,终究没说有什么。长老们的反应很激烈:“这个先河不能开,你们想想咱们殷家的祖先,他是为何才立这个家规的?”

    “就是,这要是有个万一,不是害了人家孩子么?”

    “尤其那孩子还不是好惹的主……”

    “对,我们知道他八成是命定之人,但总得照一照啊。”

    “再说局势已经越来越稳了,菩提镜很快就能撤回来,忍几个月而已。”

    殷展充耳不闻,这次是一步不让,有一种“随你们怎么说,这婚事我都要办”的样子。长老们苦劝无果,齐刷刷把目光投向殷父,一起逼视他。

    殷父沉痛说:“子不教父之过,我决定去祠堂思过十天。”

    长老们:“……”

    长老们顿时怒了,一把按住他,同时继续围住殷展,开始了又一轮攻势,其中一部分人则把劝说目标转到了乐正泓身上,不过殷展不想让媳妇掺和这事,早就让他出去玩了。

    唐攸这时正在核心法阵的台阶上坐着,司南在旁边陪着他,听说他和殷展要成婚,想起他先前说过的话,暗道这人当真不在乎命数,反倒是自己太过执着,而糖糖本来就是殷展的命定之人,想来不会出什么岔子。

    他轻轻“嗯”了一声。

    唐攸问:“这些神器要镇守多久?”

    司南说:“没多久了,你们何时成婚?”

    唐攸说:“还没定好。”

    司南沉默一会儿问:“糖糖,你很喜欢他?”

    唐攸点头。

    司南问:“有多喜欢?”

    唐攸说:“很喜欢,怎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司南说,心里简直恨不得宰了殷展,可他不知道糖糖会怎么样,只能压下这股杀意,维持着温和的表情与糖糖又聊了片刻,说道:“我过几天可能就回天界了。”

    唐攸微微一愣:“你不是不喜欢那里么?”

    司南说:“习惯之后也还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