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6章 瓶颈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运力进入瓶颈了。

    李向前看着那复杂的运输记录表,虽然目前对于南洋的战事,已经不需要运输太多战备物资,但是移民的需求却在增长,而复杂起来的货物要求,经常也有运错的时候,原本应该到南洋的药品,到了广南省,你说沮丧不。

    帝都方面控制了大概5000艘各式新式海船,可以说在西太平洋的海运上,中国商人已经是独霸了,而且还是建立了一套属于自己的验关,通关体系,在这个识字率低到个位数的时代,确实不容易啊。

    “要人替你工作,不单单要给钱,更要给予一个未来啊。”

    目前来说,长老会正在讨论两个问题。

    见过帝都繁华生活的人,究竟有几个人愿意去海外移民,这是个未知数,也就是依靠着严格的反行乞、反流浪政策,才能挡住他们在北方的流窜。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长老会要发展,肯定是要进行全面工业化,而你工业化了,起码要给手下的工程师,工人们一点好一些的生活吧。

    人会自动流入工资待遇更高的单位,这是经济规律。

    这就是最难的地方了,老讲奉献有些虚伪,事实上,长老会有些方面接近欺骗,迄今为止移民们都以为美洲是帝国的一片新国土,实际距离并不那么可怕。

    不是长久之计啊,所以长老会还是很热衷于把江南这些愿意劳动,掌握了不少技术的人,弄到美洲或者南洋去。

    其实这样也好,在李向前阴暗的计算中,每一块移民区域,都应该是华夏这个区域的移民混杂起来,山东人和四川人互以自家方言对话,而一个河北人也可以和广东人好好谈谈如何吃福建人的计划。

    移民要互相制衡,地域要互相制衡,还要防备可能的崛起,后世的美利坚给长老的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必须给美洲移民加点料子的声音也不小。

    同样的问题,也出在第一个自动宣布效忠长老会的城市。

    大通这地方在后世名不见经传,但却是个不错的依靠挖矿发财的地方,挖矿聚集起来的人还是很团结的,以宗族宗亲或者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聚集起来,对抗官府。

    但是张献忠的抗议倒也有些道理,随便一个地方,挂个长老会的旗子,就直接宣布属于长老会,那他还怎么打仗,况且这些家伙死到临头了才宣布所谓的效忠,这种忠诚简直是不值得相信的。

    他甚至还讲出来一个典故,当年朱棣横扫北方,在济南那个地方遇见了劲敌,居然有人挂着他老爹的牌匾在城头,这样的大杀器一出,再有多大的能耐也打不下去了。

    这意思很简单,这些小商小贩毫无信义,今天投降帝都,明天就找理由投靠大明,当真是婊子都不如,不如让他张献忠打下来,按照之前的分赃方式,大家美滋滋的。

    对此,长老会内部不是没有支持者,他们甚至举了伟大的美利坚如何惩罚,平时不交给消防队费用,等到着火了才着急上火的要求交钱救火。

    如果接纳这些首鼠两端的家伙,那么人心不就坏了吗,长老会就变成了愿望小精灵一类的玩意儿,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那长老会的虚实不就看透了吗。

    “这些混蛋完全清楚,我们的制度,我们的人权,我们的皿煮,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但他们就是在我们的地方,享受了现代化的生活后,依然想着的,是无政府主义的个人自由,共产主义的福利保障,**主义的民族政策,****的国际交往,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虚无主义的工作态度,封建主义的婚姻观,原始社会的性开放,这就是公知的对外要求,也是这些既得利益者的要求。”

    这也很有道理,长老会面临的问题,就是控制了帝都的上层国家机器后,开始以自己的生产力对中层进行经济战,以自己丰富的工业产品收买底层老百姓。

    但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严重损失的既得利益者绝不高兴,因此各路谣言,在心照不宣的情况下,就此开始传播,长老们好色,无女不欢已经是最低恶意的谣言了,起码有些货色,也会打主意看看,自家女儿或者老婆,卖给长老,会不会得到好处,而长老会吃人,吃小儿心肝的谣言,传播的最多的,其实就是在帝都见了情况的人,回去传说的。

    原因不难猜,人心。

    在任何行业初期,进入者尝到了蓝海时代高利润的甜头,都会想尽办法阻拦后面的潜在进入者,使得竞争激烈,自己的利润摊薄。

    所以,只要有人在那故意抱怨,自己的行业累啊工资低啊没有活头啊。

    别相信,丫的一准儿是赚着高额利润呢。

    唯有一个行业,进去的人,却是不断拉着其他人进来,一是传销,二是微商了。

    所谓王小姐加入行业三个月,通过自己的努力喜提防歼星舰,银河新女性,左手事业,右手爱情。她热情大方,青春洋溢……

    不把帝都说成是龙潭虎穴,怎么吓唬住其他人不要去发财?

    从这一点来说,死到临头才决定投靠长老会,那么他们之前,对于长老会就已经了解足够,但是害怕自己人上人的地位受到威胁,于是就一直僵持在那。

    诛心了。

    而另一方面,对于这样有人主动做带路党的行为,虽然其心可诛,但完全可以事后秋后算账嘛,只要把这个节点占据下来,然后用对比,看看跟着长老会有肉吃这个朴素而实际的言论是多么的有用。

    这算是一种两难境地,有人也举了很多例子,指出哪怕是解放战争时代,首鼠两端者也确实不少,问题不少很容易解决了吗。

    “杀降不详,其他潜在的投靠者,他们不会注意到这大通城本身就首鼠两端的事实,而是只知道,大通向我们输诚后,被做掉的事实,如果没有主动起义,被动起义、被逼投降和战败被俘的等级划分,起义和被俘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