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三十九章:建设方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实际上,苏择东如果是懂得一些航海方面的技术知识的话,他和刘振明也还是会有些话聊的,但是实际的情况还有结果却不是如此,这就造成了很尴尬的巨局面,也就是苏二两作为一个元末明初的土著人,懂得的东西,都要比他苏择东晓得的多得多。

    这就是很尴尬的玩意了。

    但是并不影响事情的总体发展,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在轨道上的,有了元末明初的土著的工匠们还有木匠们的帮助之下很多的事情就是做了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并不是需要很多的费脑力的活动才能完成的,这一点上,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苏择东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有事情并不算多,只要是能够打胜仗就成,而刘振明的知识面还有能耐。

    想要达成这一个目标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再加上建设船只方面最为主要的事情即资金方面的事情,并没有多大的麻烦,所以很简单的就可以达成很好的效果以及方式、方法。

    苏择东想要做成的事情还真的不困难,因为他有一定的资金作为帮助和辅助他去完成。

    俗话说有钱就能够让鬼来给你推磨。

    不管是恶鬼还是穷鬼、饱死鬼和涩鬼,只要是有一点能耐的,有一点方式和方法去完成一件事情的,在很多的时候还有很多的方式都是可以将其很好的完成的。

    在这一件事情上面,苏择东是一点都不吝啬花钱的,更何况这些事情上的发展还有任务的完成,都跟他们所预想当中事情,发展得相当的好。

    看到了希望还有目标就是在前方后,苏择东是没有可能不好好地将其投资起来的,很多的事情哈有很多的人就是那么的实在,看到了成绩还有收成就是想要去得到,想要去玩完成,语不惊人死不休,是苏择东在动员大会上最为经常的表现。

    毕竟,那么好的成绩就摆在那里,说起话来即使是像放大炮一样,但也好听啊,不光好听,还管用啊!

    如果连说话都不能说得好听,而且还一点用都没有的话,那还说得那么多,有什么作用呢!

    苏择东从很多的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生意人,这个生意人如果花太多的时间在没有意义上面的事情话,那还真的是没有办法且没有任何收益的事情。

    虽说是生意人,但是苏择东并不是彻头彻尾的生意人,他还是有着一些善意的,在建立起妇女联合会的方式还有方法上,苏择东是给了自己的两个妻子很大的权力还有方式以及方法去完成的。

    苏择东想到的方式和方法固然有很多的种,但最有希望却跟经济利益的关系最大的,还是在真正的为老百姓们服务,这样口碑一好了,什么东西还有人,就真正好起来了。

    虽然苏择东有一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味,但是在很多的方面还有事情上面,他还是很尊重张士诚的意见还有想法的。

    毕竟,张士诚也是很有见识的人,只是不想再参与龙争虎斗的活动当中去,有一个人给他好的东西吃、好的东西穿,他何必又要傻乎乎的去抢夺那些并不是他喜欢的东西呢,这一点是存在着很大的争端和问题的。

    苏择东想到过,用武力解决张士诚集团的问题,但是事情的发展要比他好得多得多,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主子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主子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

    衣食住行当然是其中之一,但最主要的还是一种归属感还有荣誉感。

    归属感正是来源于一个军队的氛围到底是如何,如果是纷争不断,大家谁都不爽谁,谁都看不起谁的话,那氛围当然是红不起来的,而所谓的成就感,当然是要在战场上取得胜仗啊!

    如果一只队伍连胜仗都没有办法拿得下来的话,还就真的是一盘子散沙,而且还是没有救的散沙,再散下去,就是溃不成军了,就是没有性命了,就是没法活得下来了。

    而苏择东所建设这一支军队还有部队在很大的程度上并没有出现分裂的问题,因为强大的训练强度,根本没有留给他们任何的机会还有时间去搞什么分裂。

    且在制度上又管得严格。

    制度上的东西是需要用经济上的东西还有军事上的东西,去完成的。

    苏择东手下的这一帮人所调配、领导、指挥的军队之所以能够拿出制度来说事情,很大的程度是因为绝对二字。

    绝对的服从、绝对的听话、绝对的完成任务、绝对的做到今日该做到的事情、绝对不做不让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在任何的时候都绝对服从、履行上述的绝对。

    这不只仅仅是要求,换言之还是必须。

    苏一两今年有二十七岁了,除去在军队内磨炼的十年外,他的人生有十七年是在战场上带兵打仗的,从最基层的士官做起,然后到各种级别的将军,最后到元帅。

    苏择东毫不犹豫地在得到了张士诚集团下的五十多万人的部队之后,第一个将这么一支庞大的队伍指挥权,全部归由自己的哥哥,也就是苏一两统一管理。

    而苏择东并不算是大权旁落,因为他仍然抓有这一批人即五十多万人当中最有精贵即级别最高的那一拨人的直接指挥权、发令权和统治权,而苏一两更多的权利,则多是在战场上的指挥。

    至于郑德峰,苏择东也给他足够的兵力还有权利去完成他所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必须需要做的那一些事情。

    很多的时候,尽管是郑德峰还有苏一两自己都没有办法将那么一大波人安排好和安置好,这就需要有很多的智囊团加入其中。

    刘伯温,苏择东不是没有争取过,但是他老人家却说他的思想还有思维,没有办法跟上苏择东、刘振明还有覃天成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没有办法一起来谋事,所以只好推辞,不过人家刘伯温也是很好心的,自己不来,却介绍了一波又一波的能人异士们过来。

    他们的出现,不仅仅解决了苏择东的军队没有谋士的尴尬和窘境,最为主要的,苏择东还真的是涨了见识,这个元末明初还真的有思想相当先进的人啊。

    他们要比自己更加的务实,他们也比自己更加对未来有想法,但是大多是没有掌握好很多的小细节的问题所以在很多的大方向上是存在很多错误的抉择的。

    但是,他们的出现不管是对于军队还是对于苏择东本人来说,都足够了,因为他们来是帮助军队当中的将士们解决在战场上所出现的战略问题还有对抗敌人的方式方法还有手段的问题的。

    苏择东可真的不需要他们来对自己的东振公司的经济的建设方面,还有军事的建设方面指手画脚的,他们的思想再怎么的先进,对市场再怎么的了解,再怎么的清除、明白以及准确,最为主要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去做得到,能够做得好,当然是最好,最主要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