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怎么可能,那可是黑甲军啊。”

    宁飞鸾失态道。

    孙奇云道,“那又如何,便是天兵天将,该输的时候,也一样会输。更何况黑甲军从未上过战场,装备的再□□无缝,也会有弱点。”

    “不可能!”宁飞鸾手指颤抖起来。

    看到这里,张承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真的为他着想,而是利用他去保护大棠。

    “原来你真的是利用我!”张承宗满脸怒气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从自己一出生就抛弃了自己,如今回来了,却也是为了利用他罢了。

    张承宗越想越气,拔剑而起。“我杀了你!”

    孙奇云伸手一拦,“她是你生母,你若动手,定然天地不容。”

    “可是她哪里当我是她的亲子,她,她……”张承宗气的说不出话来。他甚至开始羡慕张定南,他的母亲是打心底的为他着想,可自己呢,原本奉若天人的母亲,竟然是这样冷血无情,六亲不认之徒。

    这一刻,张承宗突然想仰天大笑。

    事到如今,宁飞鸾自然知道事情已经没有瞒下去的必要了。现在皇上的境况,也容不得她再虚与委蛇了,干脆撕下伪装,脸上满是冷意,“事到如今,你追究这些也无用了。别忘了,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了,外面那些人也容不得你坐在太子这个位置上。甚至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张承宗见到她终于露出真面目,不再假扮那慈母的模样,心里怒气更盛,“你这个毒妇,竟然连亲生儿子也算计。”

    宁飞鸾弯了弯唇角,“承宗,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我确实一心为了大棠皇室,大棠统治天下九州已经五百多年了,是天下大统。大宁算什么,只不过是张济世异想天开所立的皇朝罢了,昙花一现之后,终究是不可能长久的。承宗,只要你答应帮助我出兵勤王,打退张定南这个叛贼,我保证,日后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日后你也能拥有高贵的血统。”

    “你住嘴!”张承宗脸色发青道。“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我是大宁太子,若真是帮了他大棠,日后还有我的活路?你休想再蛊惑我!”

    张承宗此时异常清醒的看到了自己的境况。退无可退,进无可进。

    此时安静,显得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了。

    孙奇云淡淡的摇了摇扇子,“为今之计,还是看看如何安抚这些大将们,否则只怕宿州要大乱。”

    张承宗脑门上的汗水流个不停。他突然道,“来人,将这个包藏祸心的女人抓起来,是这个女人害了父皇。”

    门外两个卫士走了进来,将宁飞鸾扣住。

    “张承宗,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是你的生母。”宁飞鸾冷静的看着他。

    张承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你只是一个来历不明,包藏祸心的刺客。父皇被你蛊惑,如今中毒在床,孤是受了蒙蔽,如今要将你这罪魁祸首交出去。”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孙奇云在后面看着他走远了,摇了摇手里的扇子,笑道,“果然兔子急了也能咬人,我们的太子殿下此时倒是有了一国储君的魄力了。”

    他看着依然保持着满脸愤恨的宁飞鸾,轻轻笑了笑,“其实你也不必恼他,你不觉得他和你很像吗。”

    他弯了弯唇,“一样冷血无情。对了,我刚刚说错了,黑甲军和河套军还在纠缠,还没有败。不过,想必也快了。”

    在宁飞鸾呆愣的目光中,孙奇云摇着扇子走了出去。

    看着外面的天,他笑着摇头,“这天,已经变了。”

    为了让将自己摘出来,张承宗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来历不明的宁飞鸾。

    在他的描述中,这个女人长的与自己的生母十分的相似,所以得到了皇上的宠信。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皇上身体日渐消瘦,乃至重病在床。

    张承宗这一出闹的宿州上下的人都懵了。这似乎和传言的有些出入啊。

    当然,传言毕竟是传言,没有证据。而张承宗的一面之词也没有证据。不过他愿意将这个女人交出来审问,暂时也算是让这些将士们心中的疑惑平息下来。

    只是出了此事,大军出征的事情自然也是暂时放下了。

    毕竟宿州如今局势不明,谁也不想在此时离开宿州。张承宗此时更是顾不上别的,只希望尽快的将此事平息下来。

    不过就在宿州将士们准备审问宁飞鸾的时候,大牢中早已空无一人。

    行宫佛堂里,张夫人轻轻的敲打着木鱼。

    吴嬷嬷道,“真是便宜了这个女人了。”

    “大棠就要完了,现在她回去也是送死。不如让她走,这怀疑的种子,才能生根发芽。走吧,去看看张济世。”

    张夫人放下木鱼,穿着僧袍就出了门。

    如今宁飞鸾的事情败露,张承宗到处灭火都来不及,府上的人自然都人人自危。张夫人出现,他们也不敢阻拦。

    推开大殿的门,张济世正躺在里面喘息。

    斜着眼看到张夫人来了,他满脸的激动。

    “呃呃……”

    看着张济世挣扎的样子,张夫人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痛快。曾经她为了这个男人耗尽心血,把他当做天神一般的仰慕。如今,他却如蝼蚁一般躺在那里,任人宰割。

    “宁飞鸾的事情败露了,已经逃走了。”

    “不过现在还是张承宗做太子,定南没有回来。”

    张济世眼睛一亮,激动的动了动嘴唇。在张夫人下一句话出来后,脸上才露出惊愕的神情。

    张夫人笑了笑,“是我让定南不要回来的。他现在已经快要打下京城了,他没有用你的一兵一卒,凭着他自己的力量,打下了大半个天下。他还会坐上那个至尊的位置。张济世,你想不到,这个让你瞧不起的儿子会有这么一天吧。”

    “……”张济世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张夫人却像没看到一样。“你以为我会帮你吗,你错了。我巴不得他们将你害成这样,日后就再也没有人压制我的儿子了。张济世,你自己想想你自己这辈子有做过一件对的事情吗?念念不忘多年的女人是个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毒妇。宠爱的儿子,到头来却和别人一起毒害你。而你瞧不起的儿子,即将走上你也无法抵达的位置。你就是一个睁着眼的瞎子。”

    “今天我来,是为了送你最后一程的,定南回来之前,你必须死。”

    她朝着身后的吴嬷嬷招了招手,吴嬷嬷把已经准备好的药拿了过来,走到床边上,掰开张济世的嘴灌了进去。

    张夫人冷声道,“你放心,这药还能让你活几天。”不过,也只是活着而已。

    床上的张济世瞪大了眼睛,即便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如同刚出生的孩子一样,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

    随着苦涩的药水进了嘴里,他的眼前就开始变的迷蒙起来,脑中闪过很多以前的事情。和宁飞鸾的第一次相见,成亲,官拜宿州将军,驻守一方,青年得志。后来娶了罗氏入门,家中贤妻骄子。与蛮族大战,他雄姿英发,挥手间大败蛮军,名震天下……自立为皇,建立大宁。慢慢的,就变成了宁飞鸾恶毒的脸,张承宗的冷漠,罗氏的怨恨,还有次子张定南苦苦压抑的神情……

    一幕幕如走马观花一般,最后化为一片黑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